诗意中国
中式生活

优雅的中式生活情调

发布:2015-12-24 10:11      点击:

优雅是艺术的产物,从文化的陶冶中产生。中式的优雅是指中国的雅文化,是几千年中国传统文化的沉淀,是中国人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集中体现,也是留给后世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。

  郑晋编著的《中式的优雅》以优美清新的文字,阐释何为优雅,优雅不是虚幻飘渺的,它可言说、可观赏、可体会,如琴棋书画、诗词歌赋、曲院荷风、禅心慧质,处处呈现。《中式的优雅》中讲述了中式的优雅在生活中的种种表现,详解了它与审美格调、心灵智慧、处世美学、时尚生活的关联,读者可在精致唯美的图文阅读中,体悟优雅的精神。

  中式语言中的雅韵

  用韩愈《进学解》中“含英咀华”一词来形容中式语言,最是恰当不过了。品味优雅的中文,正如品味清新的花朵,自有一种芬芳的味道。

  清香宜人的中式语言,与它自然、平和、诗意、智慧的气质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  语言的自然,来自说话之人心灵的坦然,心境的超然。窗子外,池塘生着春草,水流花自盛开,何其现成,又何等天然。邂逅自然的语言,当如微风吹过,不会让听者起任何敬仰之心,亦不让读者生出任何惶遽之感。天真意趣,自然而然,舒畅随心,如此而已。

  平和是优雅语言的温度。它体现了国人和谐的自然观,以及温和的人生信仰。平和,是不愠不火,亦是不偏不倚;是涓涓细流,亦是静水潜流。

  诗意是优雅语言的华盖。学者徐友渔先生说“精神生成语言”。那么,诗意的精神是否就能生成诗意的语言?至少,中式的语言便是如此。

  或许,中式的优雅,用“诗意”二字便几可概全了。我们虽不一定要能作诗,但心中却不能没有诗意。“腹有诗书”当然好,但真正的诗意语言,并不来自刻意的堆砌,这样反会失了天然本色的韵味。诗意的语言,贵在让听者留下无限回味的空间,如水中之月,镜中之花,言有尽,而意无穷。

  智慧,是优雅语言的灵泉。一切灵气往来的语言都与它有关。智慧,却并不等于“知识”。慧能大师,原本就是一个文盲,但他却用智慧的语言点亮了中国文化人内心的灯塔,也无意间成全了中国人千年的优雅。

  面对雅言,慧能大师曾淡淡地回了一句:“善知识,迷人口说,智者心行。”

  中式名字中的雅致

  有一种用薯莨汁水浸染成的纱,很清凉,广东顺德人叫它“莨纱绸”,浙江杭州人称它“香云纱”;有一种太湖洞庭山上产的茶,很清香,民间叫它“吓煞美人香”,康熙皇帝却给它取名——碧螺春。

  优雅的中国人相信,一件物什,一处住所,包括一个人,其优雅气质的判定,往往从名字便开始了。

  中国人的姓,本不必苛究,却也被古人依音论起优劣来:如华、柳、云、苏、乔,皆极风韵;若毛、赖、焦、牛,则“皆尘于目而棘于耳也”。

  中国人取名,则更是极有学问的事。好的名字,总能有好多遐想的余味。

  韩愈,字退之,“愈”是“进”,便以“退之”为字,名与字互补,取“进退维谷”之意。

  杨过,字改之,则是郭靖希望他不去重蹈父亲杨康的覆辙,所谓“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”。

  王维,字摩诘,表达了这位虔诚的佛教信徒对“维摩诘”的崇拜。

  曹知白,字又元,则是对诗人白居易、元稹的景慕。

  戴望舒之“望舒”,传达的却是中国人对月亮的一往情深。  

  李商隐,字义山,取的是“武王平殷乱,天下宗周,而伯夷、叔齐耻之,义不食周粟,隐于首阳山,采薇而食之”的典故。“商隐”,即殷商之隐者;义山,即“义不食周粟,隐于首阳山”。诗人虽是多情公子,名字却暗含着春秋大义。

  唐伯虎生于庚寅年,他的家人便给他取名“寅”,因“寅”为“虎”的缘故,又取字“伯虎”。后来,诗人长大了,改字为“子畏”,还是“虎”的延伸;再后来,诗人历经了世事的变幻无常,便取了个“六如居士”的号,意在《金刚经》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、幻、泡、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”,很有些看破了的意思。

  如今的人名,虽不似前些年,一味的“爱国”、“建设”,却往往又囿于琼瑶式的唯美,多少缺了点耐人寻味的空间。不过,偶然一个看似寻常的名字,细细回味,却也有别有洞天的意外收获。一天,听着刘若英的歌,便寻思起她的名字来,竟很有些意思。“若英”应是取了屈原《九歌·云中君》中“浴兰汤兮沐芳,华采衣兮若英”之意。杜若之花,香草美人也,何况她还祖籍湖南,又应了“楚辞”之典。

  一个朴实又很有味道的名字,只是不知是否猜对了来由?

  清风朗月的优雅生活

  品人意在养心

  品人,贵正品其心。品魏晋名士,可洗心;品禅林高士,可明心;品吴门雅士,可静心:品仁人志士,可醒心。

  庄周、支道林、弘一、陈继儒,玩味之而生慧心;颜真卿、朱熹、王阳明、俞樾,研读之而习文心;老子、慧能、齐白石,揣摩之而得平常心;孟子、李贽、文天祥,细嚼之而得赤子心;夏侯淳、柳如是、谭嗣同,赏叹之而生剑胆琴心。品陶渊明、王维、文徵明,乐寻的是几片云心闲淡;品蔡文姬、李清照、林徽因,妙享的是几缕清逸香心。

  品人,犹如品己;品人,意在养心。

  “绅士”自古就有

  说起“绅士”,人们很容易联想起英语中的“gentleman”。其实,“绅士”并非舶来词,而是自古就有。

  在中国,“绅士”的原意,即“束绅之士”,特指有一定地位和身份的士大夫阶层。这个词更多的是对阶层的界定,而非西方“gentleman”那样,词语本身就包含了许多有关品性、举止、信念一类的准则圭臬。

  西方绅士与“骑士精神”一脉相承,并在英国发展到了极致。一个标准的英国绅士,不仅拥有高尚的社会地位,更主要的是他们举止文雅,着装考究,对女性尊重,且对独立人格有着极高的追求。直到如今,每一个想成为真正合格绅士的外国男人们,还是会自觉遵循“骑士精神”的八种美德,即:谦恭,正直,怜悯,英勇,公正,牺牲,荣誉,灵魂。这些西方最优雅的文化因子,当年随着游学英美的徐志摩、金岳霖等辈,被带到了古老的中国,却不知有没有真正得以生根发芽。

  中西方的绅士,于才情、涵养等方面,皆有相似之处,然在对待“爱情”一项则很是不同。西方骑士对爱情重在给予与尊重,中国才子虽梦想着有一场诗意的恋爱追求,却更看重婚姻中的道德伦理。

  不过,在中国古代各种爱情故事里有一个绝少的例子:宋代的赵士诚,作为唐琬的第二任丈夫,他早就知道妻子与好友陆游的情事,却一直深爱她,尊重她。在沈园,他还曾主动为两人创造过单独说话的机会。唐琬逝世后,他又将妻子和韵的《钗头凤》诗交给了陆游。

  中式爱情优雅互动

  品读邹一桂,可读无锡状元邹家的书香气质;可读他考取二甲第一名进士,官至礼部侍郎的仕途学问;可读他“万物为师,生机为运”的著作《小山画谱》;可读他鹤寿松龄的养生秘诀……然邹一桂最可品之处,还是他与才女恽兰溪那诗情画意的爱情。

  天津博物馆珍藏有一本装裱考究的花卉册页,作者便是邹一桂、恽兰溪夫妇。册页共八开,恽兰溪绘梅花、牵牛花、桃花,牡丹、水仙、芙蓉、菊花等则由邹一桂绘出。画面用的是清雅异常的南田没骨法,五彩墨花,重粉点瓣,以淡色笼染,十分的清润灵逸。最妙之处还是每幅花卉图各配一首自题的五言律诗,诗名全含一个“仙”字,尤显花之清格,又寓以吉祥的“八仙”。诗画互映,珠联璧合,意味深长。 

  优雅的中式爱情,往往有一番优雅的互动。它是荷香漫起时的一题一绘;是月近中秋时的一思一咏;是草堂幽舍中的一茶一坐;是兰香琴馆中的一弄一吟。这种爱情,比之柏拉图,既是精神的,更是生活的。它诗意、细腻、典雅又缠绵。

  现代人,何曾想得到,又何曾能得到?
  ○摘自《中式的优雅》


  • 上一篇:以红木家居的方式提升生活品质与品味
  • 下一篇:现代人的新中式生活
  • 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品牌     中国家具协会副理事长单位    
    广东省名牌产品     广东省著名商标     广东省红木商会会长单位    中山家具商会会长单位
    2010第十六届亚洲运动会公益企业和杰出项献企业